传聊天宝团队解散,苹果供应商康宁正在研发可折叠玻璃,趣头条 Q4 净亏损同比扩大 629%

折叠屏手机要想走向主流,交互和内容的变革将是重中之重。

iPhone 一代诞生 12 年之后,智能手机形态终于迎来了一个重大变化——折叠屏。

三星 Galaxy Fold、华为 Mate X 以及包括 OPPO、小米等在内的手机厂商纷纷加入战局之后,越来越多人开始对智能手机的未来抱以新的期待。

在前几天极客公园的文章《早产的折叠屏手机:一种恐惧型创新》中,编辑尝试从技术上去分析了目前折叠屏手机面对的诸多难题。但以新技术主导的手机变化背后,更多挑战则是深入折叠屏手机的内容与交互层面。在极客之选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说折叠屏手机在交互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尚未成熟的折叠屏交互

关于折叠屏手机,我们不妨先提出一个问题:当智能手机在手机和平板两种形态之间来回切换时,它的交互会是怎样的?

在今年正式亮相的两款 2019 年发售的手机 Galaxy Fold、Mate X 身上,答案似乎不够完美。实际上无论是在发布会上只享有 15 分钟出场时间的 Galaxy Fold 还是让人期望值颇高的华为 Mate X,在交互层面我们都没有见到令人眼前一亮的惊喜,或者说,与折叠屏技术带来的突破性尝试相比,其交互方式的进展反而显得吞吞吐吐。

我们先来看看三星。在发布会上为 Galaxy Fold 提供的 15 分钟展示时间里,我们见到了官方演示折叠屏手机几个使用场景。包括查询谷歌地图,观看 Netflix 视频以及多任务演示。但从交互层面来看,当手机展开成为折叠屏后,如何进行多任务是人们最关心的,而 Galaxy Fold 仅仅展示了一个三任务同屏功能就结束了。

可以看到,由于大屏幕的优势,手机终于可以尝试最多三个任务同屏幕操作,这让折叠屏的效率优势被发挥到最大,理论上你可以在手机上一边看视频一边聊天一边搜索资料。但接下来才是麻烦的事情,举例来说:当三任务同屏时,右下方的浏览器界面和最下方的导航栏中都有返回按钮。如果用户第一次使用,他应该会对此产生困惑,再加上当他需要打开输入法搜索时,屏幕会立即加入新的键盘界面,这种情况引起的混乱或许并不利于效率提升。

相较而言,华为的尝试似乎克制一些。在交互介绍上,官方列举了网购、发邮件和拍照的交互方式。通过将屏幕一分为二,用户可以一边快速浏览商品,一边查看某个具体商品的内容;或者在编写邮件时,一边编写内容,一边从相册中找到需要发送的图片。

而在拍照时,通过折叠起来的正反屏幕,可以让被拍摄对象实时预览到画面内容。遗憾的是,除了拍照部分,华为没有在发布会现场演示其它的交互操作,也让人感到交互上的困惑。

很显然,对于手机厂商来说,折叠屏技术的进一步落地带来了未来的更多可能,但呈现出来的内容却让交互变得复杂了,加上如今各家厂商在设备尺寸、长宽比上的混乱情况。在展开与闭合之间,这种融合手机和平板的新型态设备对交互和内容的要求比以往要高得多,而厂商们准备得并不充足。

手机到平板的交互尝试

在智能手机不算太长的发展历程中,屏幕尺寸的变化以人们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速增加,从乔布斯时代提出的 4 英寸体验最佳到如今的 6.5 英寸甚至更大,围绕屏幕的变化让手机和平板的界限不再那样明显,但在交互层面没有出现非常大的变化,这种内外并不一致的情况令折叠屏除了给人带来惊讶的第一印象之外没有带来更多值得期待的东西,交互层面的变化在左右着人们对这类产品的判断。

其实,作为掌管 Android 系统大权的谷歌,早在去年 11 月就在开发者论坛提到了 Android P 对可折叠设备的优化,其中提到了三个特征:屏幕连续性(Screen continuity)、多任务恢复(Multi-resume)和多显示屏(Multi-display),这三点特征是目前 Android 系统在折叠屏上走出的最远距离,但详细了解你就知道,这几点还不够。

  • 屏幕连续性:为了保证体验的连续性,折叠屏需在系统交互上提供从一个屏幕(小屏幕)切换到另一个屏幕(大屏幕)的无缝过渡,因此开发者需要开发不同布局的应用以确保其在多种屏幕尺寸之间转化。
  • 多任务恢复:以多任务展现大屏幕效率时,应当保证用户操作正常运行。如用户聊天时能否保持视频的正常播放,或者搜索时能否保证聊天的正常进行,这些需要开发者进行多任务优化。
  • 多显示屏:如果一款设备拥有多个屏幕,在从一个屏幕转移到另一个屏幕时,应用程序需要保证出现在用户需要的界面,用户可以指定该程序运行在哪个屏幕上,因此开发者要开发出适应多屏幕的应用。

可以看出,在折叠屏设备上,谷歌尝试引导的方向更像是同时兼容手机与平板应用程序,但交互上则只有多任务的简单处理。当厂商跃跃欲试将技术落地到带到我们生活中来时,这种先兼容后优化的思考也许无法带来新型态设备的体验变革,所以很明显,厂商们不仅仅要等待谷歌的系统优化,更重要的是去重新思考折叠屏的存在价值,并以此带来交互创新。

关于这个目前还没有解决的难题,也许一些老前辈们的经验值得我们思考,比如十多年前就出现的双屏折叠游戏机任天堂 NDS。

从 NDS 到折叠屏手机

游戏机的双屏时代是任天堂 NDS 开启的,不过和手机双屏时代初期的默默无闻不同,任天堂通过 NDS 这台游戏机开辟了一片新的蓝海。NDS 的成功经验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呢?

NDS 全名 Nintendo DS,于 2004 年推出,其中 DS 是「Dual Screen(双屏幕)」的缩写,这个和以往游戏机不同的设计被用在游戏机上,竟然成功对抗了拥有强大性能的 PSP 游戏机,而任天堂在 NDS 这样一个拥有双屏幕,可折叠收纳起来的游戏机上的设计思路也非常特别。

首先,厂商必须对双屏幕产品的技术设定更加合理和明确。NDS 发售后,任天堂关于两个屏幕如何分工就做出了明确定义,并非单纯增加面积。其中上屏可以称之为「主屏」,主要负责信息呈现,下屏负责交互,可以用触控笔完成一些更直观的操作。这样一来,留给游戏开发者的实际上是一个「命题作文」,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运用好两块不同特性的屏幕。相较于今天折叠屏手机混乱的折叠方式和屏幕尺寸规则,这给开发者提出了明确的方向。

其次,在新形态设备发售之初,厂商配套发行具有指导意义的软件内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这实际上是任天堂非常擅长的地方——NDS 发售初期,通过《应援团》《任天狗》这样的游戏内容,玩家在优秀的游戏内容引导下迅速掌握了 NDS 的操作逻辑和手写笔使用方式,随后更是以此带动开发者开发更多脑洞大开的双屏幕游戏,开发者也和玩家共同在内容中掌握产品的各项新特性。

最后,硬件成熟同时,厂商更要充分利用新技术展现产品的独特性。任天堂尝试的是用游戏展现游戏机的特色,但在手机领域,长时间的系统和内容同质化之下,真正带来变化的是作为辅助的人工智能助手,如更强大的语音交互带来的变革,将会在大屏状态下帮助用户更好操作,单手越来越操作的折叠屏手机上,越来越聪明的人工智能助手将会成为一个重要变量。

可以说,交互与内容的升级一点都不比折叠屏技术本身更容易,一旦任何厂商能够在掌握折叠屏技术的同时完成交互变革,就将会带来新的科技潮流。在产业链的技术成果之外,如何用内容形成更高的匹配度,这是折叠屏时代最重要的问题。

来源:极客公园

吐槽 (0)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 欢迎发送邮件至 postmaster@zzyzan.com 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 本作品是由 小乖乖资源共享网 会员 盗梦空间 的搬运作品。
  • 来源:不详,作者:不详
转贴到:

- 评论

  • 加载中,请稍候…
我要吐槽